牛牛家的喵

车速好快

-鲍天骄-:

开个巍澜的车.....(下去!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哈哈哈哈,被放出来了

H2O工作室:

历时三个月,在各位作者和画手的共同努力下,《H20》景卿衍生同人志的一切准备工作都已就绪啦!P1是本子具体情况以及画手画风预览,P2-P4是同人志部分录入作品试阅。各位是不是都非常期待呢?那就抓紧时间点入预售链接购买吧~

预售时间:2016.10.15至2016.11.15

详情及更多试阅见微博: http://m.weibo.cn/5991937782/4030933214864020?sourceType=sms&from=1069095010&wm=20005_0002

另外,【转发此微博】并【关注官微】,官微菌将于10月31号晚上八点通过@转发抽奖平台 抽取两人送出美汁源果粒橙瓜拉纳礼盒各一箱~

淘宝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Ozmlh&id=540129290455

【马镇】残梦未醒 14

前阵子身体不太好,后来又一直犯懒,好久没有更新了,不知道大家还记得这篇文不。。。先少更一些剧情,肉神马的等我养肾哈~~~后面因为种种原因会更的比较慢,不过肯定不会弃坑啦,也希望你们不要抛弃我~~~

====================================


第14章

   秋意愈盛的草原,草木一片金黄,朱祁镇已渐渐适应鎏金河上的体力活,再加上马承恩暗中关照,工作愈发轻松起来。马承恩晚上没事就奔到这边的营帐,今天带个洗澡的木桶,明天带罐桂花蜜,后天带瓶葡萄酒,当然还有时不时缠着朱祁镇做些小运动,日子过得那叫蜜里调油。

  秋夜寒风凌冽,长长的草丛上挂满了白色的寒霜,明月高挂,繁星布满黑色夜空。风声肆虐,草原上几乎所有生物都悄无声息,只有朱祁镇的营帐时不时传出隐约的呻吟声,夹杂着重重的喘息声,不由让人联想的红了脸。

  “嗯......马承恩......太快了,慢点,慢点!”

  “哼,你个口是心非的家伙,明明舒服的紧,瞧你这硬的,我不加快点速度,你怎么出来?”

  “马承恩......你嗯......嗯......”

  “都说了要叫我承恩,镇镇,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快,叫句好听的就放过你。”

  “啊......嗯.......承恩,承恩,别捉弄我了!”

  接着只有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和朱祁镇越来越高的带着哭腔的呻吟声隐隐传出。

  账外秋风萧瑟,帐内却春意盎然,暖意浓浓。两具布满薄汗的躯体交缠在一起,空气中散发着淫靡的气味。马承恩紧拥着还在高潮余韵中未缓过神来的朱祁镇,看着他潮红的脸庞,微微一笑,情不自禁再次吻上了那嫣红的双唇。唇齿纠缠再次勾起烈火,朱祁镇急喘着推开了想再来一次的马承恩。

  “别,明天还要干活,我要睡觉了!”

  “别动,我就抱抱你,啥也不干。”

  马承恩果然停止了其他动作,只是紧紧的抱着朱祁镇。账外传来呼啸的风声,马承恩一改不正经的表情,陷入了沉思中。

  “冬天快到了,镇镇,冬天瓦剌的节日酒席很多,士兵的警惕性会低很多,也没人愿意在大冷天看守,这是你带大明士兵们逃跑的最好时机了。镇镇,你跟士兵们说这些天多藏些能久放的食物,干活时尽量偷藏一些能防身的武器,做好准备,一旦有好机会,就走。”

  朱祁镇听着马承恩的话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说实话,这些日子在瓦剌,不用考虑国事,不用理会宫里的勾心斗角,只有简单的体力劳动,生活倒也简单,再加上马承恩细心入微的照顾,自己竟渐渐习惯现在的生活,要不是马承恩说起,已有些淡忘当初要带大明俘虏回京的决心。然而他怎能忘记自己是大明的皇帝,即使是退位的,他有责任让这些俘虏士兵们回到故土,作为朱家的子孙,他也必须回到那红墙禁城中。

  朱祁镇不知道马承恩会不会跟自己一起走,即使跟他一起走,回到北京要怎样安排他,毕竟他是朝廷要犯,也是大明的叛臣,不可能再入朝为仕。转瞬朱祁镇又诧异自己为何会想到让马承恩跟他一起走,难道自己真的对这个人动了感情?他理不清楚,然而这无尽长夜里,只有这个人带给他一丝光明和勇气,他不敢问,也不敢想,只是静静的躺在马承恩的怀抱中,感受着静夜中彼此的心跳。

  草原上天气冷的很快,很快就结霜飘雪,为抵抗寒冷,瓦剌人在冬季通常会以各种节日庆典的名义杀牛宰羊,跳舞摔跤,并喝酒驱寒。士兵们都没心思在苦寒之地看守俘虏,经常偷偷跑到聚会的场地喝酒吃肉。自从那晚马承恩跟朱祁镇打了招呼后,朱祁镇和大明士兵们就偷偷攒着易保存的干粮,还趁劳作之余暗藏一些防身的工具。

  在白雪覆盖了草原的时候,终于等到马承恩带来的好消息,第二天也先将在营地举行酬神宴,祈祷瑞雪降好运。马承恩让朱祁镇通知将士们做好准备,趁着酬神宴的机会偷马逃跑。

  “明天会下雪,新雪会覆盖你们逃跑的印迹,我会想办法在明天的酒食里下一些药,让也先他们发现的晚一些,这样你们能逃的远一点,成功的机率会大一些。”待朱祁镇跟将士们布置完回到营帐,马承恩缓缓说道。

  朱祁镇望着马承恩没有做声,一副若有所思状,嘴唇微微颤了两下,仿佛想说什么又吞了回去。马承恩如何不知他想说什么想问什么,撇嘴笑了笑,“这次找的下药的人不是很靠谱,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不能跟你一起走,万一有什么事情,我在这里还能帮帮你。”说着,站起身来走到朱祁镇面前,低头顶着朱祁镇的额头,鼻尖蹭了蹭他微凉的鼻头,轻声道,“放心,等你安全回到宫里,我一定会去找你,你逃不出我的掌心的。”

  炽热的气息吹在朱祁镇脸上,撩得他的心也一阵痒痒的,正向开口说什么,倏地被马承恩火热的唇攫住,一阵天旋地转,人就被压在了榻上。此次分离,前路渺茫,俩人默契的没有再说话,只是疯狂的紧紧拥抱着对方的身体,一夜抵死缠绵。直到天边有些光亮,马承恩才起身离去。朱祁镇已经记不清俩人做了几回,只觉似乎从未如此酣畅淋漓,虽然有些腰酸背痛,却感觉身体无比舒泰。

  分离前,朱祁镇不禁好奇问起马承恩找了何人下药,不靠谱还敢用。原来时间太紧,马承恩已来不及在后厨中找一个靠谱的可收买的人,只得打起了原来认识的厨娘的主意。这厨娘嘉嘉就是马承恩死去的侍从小明的相好,原来马承恩帮他俩包庇过多次偷情,也曾多次受马承恩的恩惠,上次出征回来,马承恩找到嘉嘉,告诉她小明是被也先杀死的,理由就是怀疑他通敌。头脑简单的小厨娘哪里会知道那么多,只会一个劲的哭,想报仇也无门。这回马承恩实在找不到人,想到了之前自己埋下的这步棋,找到了嘉嘉,让她趁乱将药下到宴会的酒水里,自己会想办法帮她杀了也先。虽然马承恩觉得嘉嘉智商有些低,实在不堪此重任,但仓促之间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只能赌一把冒次险了。

  雪下了一整日,天有些擦黑时,所有看守的士兵都不见了,想来都偷跑去酒宴上喝酒吃肉去了。朱祁镇和众将士们收拾好干粮和武器,聚在一起等着马承恩的消息。等到天全黑了,马承恩带着一人走来,原来是一直住在也先妹妹处的杭允贤,走近后,马承恩递给朱祁镇一个包袱,里面是他在筵席上装的一些牛羊肉,随后带众人走到一处马棚,放出数十匹骏马。事不宜迟,众人上马准备未知的逃亡之旅。朱祁镇一跃上马,回头看了眼马承恩,嘴唇轻动,发出“再见”两字,马承恩走近,捏了捏他握着缰绳的手,轻道“保重!”

  望着风雪中众人策马离去,马承恩来不及沉浸在离别的思绪中,飞驰到酒宴之地,看着歪七扭八睡了一地的人,自己也赶紧喝了几口酒,吃了几口肉,感觉眼皮渐沉,趴倒在桌上。

  朱祁镇带着众将士向东南奔袭了一段,风雪越来越大,马匹也不够用,只能换着骑,行动甚为缓慢。好在马承恩下了药,等也先他们醒来应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再追也追不到了。几个个时辰后,众人找了处山洞原地休息,却见放哨的士兵急匆匆进来,回报趴在地上听到了上百人的马蹄声,应该是有追兵将至。众人一惊,不知马承恩的计划出了什么纰漏,赶紧起身准备逃亡。只见朱祁镇还在思索着什么,将士们有些急了,顾不上君臣之礼,拉着他就要往外跑。

  “给我留一匹马,其余的人往北走,找个地方躲起来,待安全后绕道往京城走。”朱祁镇镇定的指挥着。

  “皇上,那您呢?”众将士闻言大惊。

  “我骑着马往东南走,他们肯定会来追我,他们的目标只有我一人,追到我后必然不会想到再往北边追你们了。”

  “万万不可!皇上让我留下陪您一起。”众人跪下,挣着要留下。

  “这是圣旨!放心,他们要拿我做人质,不敢对我怎样!你们早一日回到京城,也能早一日带人来救我。事不宜迟,你们快走,否则谁都跑不掉!”

  众将士拗不过朱祁镇,只得带着杭允贤一起往北逃去。朱祁镇骑上马向既定的回京路线奔驰。数里后,果见大队人马从身后包抄而至。

大家加油↖(^ω^)↗

H2O工作室:

【本宣】原创景卿同人合志《H2O》一宣

一面缘起渝州城
二人患难蜀山峰
三世纠缠命途舛
四载风雨有明灯
五湖幸遇来是客
六韬文略群心恒
七年景卿,你我共护。
上善若水,君子淡如。

刊名:《H2O》
规格:A5
年龄:R18
文案:上官青城
图片信息:墨一点
微博:H2O工作室官微

嘛,在各位太太的努力下咱的本儿也终于有了雏形,作为官lof(?)我的心情十分激动(X

微博、贴吧和豆腐坊也有宣传,感兴趣的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试阅和更多详细信息请等待两个月后的二宣!谢谢大家支持❤

今天的一场八点档好戏。。。老胡战斗力超强啊,接连安利三部电影,还抛出了上一档话题这大招,真神勇啊。。。老袁也是好助攻,自封为妃的阿姨,哈哈哈哈哈。。。不要怪我脑补太多,不挂tag,脑补yy圈地自萌

【胡霍】春梦了无痕(有肉)


2008-2016,胡霍八年

特此开车纪念!



图片虽然是2015年的,可是我很喜欢这两张,反正2015也是八年么!!!

===============================


  米兰的天气有点阴沉,中午太阳才露了点脸。

  胡歌昨天到了米兰后就马不停蹄的开始工作,时差原因今早四点就醒了,本想再睡一会,拿起手机就放不下了。早上硬是喝了三杯double expresso才能坚持清醒的工作下去,还笑称,意大利的咖啡可真小份啊,double expresso还没有上海的expresso量大,真坑爹!

  胡歌最近连续的出国太辛苦,德国、英国、米兰,时差都没来得及倒,午饭后终于熬不住了,要求回酒店休息几个小时。意大利人也是出了名的懒,哪有不答应的理由,都愉快的去休息了。

  躺在酒店的大床上,胡歌翻了翻一上午没有看的手机,回了几条微信,拿着手机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浑浑噩噩间仿若回到了三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六月,户外热气腾腾,胡歌大字仰躺在横店的酒店里吹着空调,等着某人下戏。等到都快睡着了,终于听见门响了,胡歌一跃而起,冲到门口开门抱住了刚拍完戏回酒店的霍建华。

  “想死我了,华哥!”

  “哎哎,老胡,先让我把包放下!”

  “你没回屋直接过来了?”胡歌这才看清霍建华还背着拍戏用的包。

  “今天下戏晚了,怕你等的着急啊,就赶紧过来了,哎,热的一身臭汗,我先去冲个澡。”霍建华放下包走进洗手间。

  胡歌打开冰箱,端出自己来时路上买的杨梅,坐在酒店沙发上有滋有味的吃起来。霍建华洗完澡穿着浴衣擦着头发出来就看见胡歌一边嘬着手一边吃着冰镇杨梅。

  “老胡,你胃不好,这么又凉又酸的东西少吃点,都30岁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霍建华皱了皱眉又开启了训人模式。

  “杨梅成熟的季节难得碰上这么大的杨梅,你看看,跟乒乓球一样大呢,我专门买了些给你,都放冰箱冰着了,这大热天吃这个多舒服,你尝尝,可甜呢。”说着拉霍建华坐在身边,塞到他嘴里一个大杨梅。酸酸甜甜的滋味让霍建华也着迷了,窝在胡歌怀里自己又捡了一个吃起来。

  “今天拍戏累不?我怎么觉得你又瘦了,是不是没好好吃饭?还好我给你带了一箱子零食,一定得把你喂胖点。”胡歌一手摸着霍建华头上那缕黄毛,一手挑了个大杨梅喂进霍建华嘴里。

  “还好!跟唐嫣搭戏挺有默契的,不算很累。你开车过来的?能呆几天?”

  “就今天一天的空,明天上午就得走了。”看着霍建华鼓起的嘴,胡歌赶紧补了一句“不过下周我还有空再过来。”

  “对了,我给你看个东西!”霍建华弯腰翻起脚下的包,拿出一捆毛笔和一个卷成筒的本子。献宝似的给胡歌翻开本子“这是我在片场休息时练的毛笔字,你看看!”

  “哎呦,写的不错呦。我看看哈,这是‘福’,这是‘霍’,这是‘情’,怎么想起写这三个字了?”

  “不告诉你!”霍建华嘴里还含着个杨梅,腮帮鼓鼓的,一开口说话,暗红色的杨梅汁流到了嘴角边,衬着白皙的肌肤显得分外诱人,微敞的浴衣领口露出小巧的喉结和精致的锁骨,随着一个吞咽动作脖颈上的小痣巍巍颤动。胡歌看的眼有些直,恨不得直接扑到眼前的人。吞了口吐沫平缓了一下燥热的身体,移开眼,看到那捆毛笔。

  “怎么这么多毛笔?新的么?”

  “我这不练字么,让小刘去买毛笔,他又不知道买什么样的,买了一堆大大小小的回来,我就用了一根,剩下的都是新的,我就带回来了。”


不可描述的春梦

正活动着兴起,突然一阵门铃声响起。

  这边,胡歌蓦然从睡梦中惊醒,反应了半天,才想明白自己在做梦,根本没有什么门铃声,是自己的手机微信在响。揉了揉脑袋,发现自己下面居然潮湿了,暗骂自己真是没出息,这么大了还做春梦。而这个梦分明就是曾经的过往啊,那一幕幕真实的仿若昨天发生的,胡歌暗笑自己是不是老了,往事居然入梦了,而自己还竟然被这梦蛊惑了。

  拿起手机,点开微信,霍建华的头像下几条新消息:

  “老胡,你干啥呢?在米兰工作顺利么?你最近这么累,抽空多休息!”

  “你怎么不理我啊?睡着了?我一会去看林忆莲演唱会了,心如也一起去,要配合她刷点新闻,你看了别多心哈!”

  这两条是语音,远在大陆那边的霍建华糯糯的湾湾腔在手机中分外好听。

  还有一条文字“我看了曲目,有你最喜歡的歌,一會給你打電話啊!”

  刚看完,电话铃声想起,接通,那边有些熙攘声,却没有人说话,只听歌声悠扬

  “我们好不容易,
    我们身不由己,
    我怕时间太快,
    不够将你看仔细,
    我怕时间太慢,
    日夜担心失去你,
    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
    永不分离。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
    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
    而你在这里,
    只是生命的奇迹,
    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
    就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


做不完的一场梦(番外)

“华哥你才收工啊?今天拍照累不累啊,这两天你工作太忙,都没有跟你视频呢。”大半夜,老胡窝在被窝里拿着手机愉快的聊着天。

  “老胡,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睡觉?”简华刚参加完boss的参观活动,回到酒店,准备休息一下去吃饭,胡珂的视频要求就到了,一看表,这都国内三点了。

  “这不是几天不见又想你了么?”胡珂充分发挥捣乱不讲理的天份。

  “才三天而已啊!”

  “华哥,你身体好点没有,有没有按时吃饭?药有没有按时抹啊?”

  简华脸倏的红了,三天前那场疯狂的情事带来的痕迹还未消褪,惹得自己这两天拍照换衣服都得避开助手,偷偷摸摸的。最要命的是,这几天一直腰酸背痛,身后那处虽然上了药,一动起来还是一阵钝痛,尤其是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工作的时候只能强撑这笑容。

  简华的助手们最近也很惨,自己的老板整天拉着张脸,除了看手机时偶尔还能笑一下,其余时候坐在那里就皱眉头,跟别人合影也没一点笑容,收工后也不像以前那样出去溜达或是带着大家去吃东西了,都直接回酒店休息,惹得人人提心吊胆,每天工作都战战兢兢,不知道谁得罪这位主了。

  “嗯嗯,上药着呢,好多了。”简华一副敷衍的样子。

  “华哥,等你回来我要检查哈,别忽悠我。”胡珂撇了一下嘴打趣道。

  “......”

  “对了,华哥,我帮你考察了,斯图加特有家川菜还不错,一会我把名字和地址发给你,你要是馋了可以去吃哦。不过不能贪嘴吃太辣的啊!”

  “好啦好啦,快去睡觉吧!我去吃饭了哦。”

  两天后,傍晚,简华刚拍boss的一组照片,中间休息,准备拍摄另一组照片,拿起手机就看到了胡珂的未接来电。按理说,胡珂很少会工作时间给他电话的,不知道有什么急事,他匆匆回过电话。

  “老胡,打电话什么事?”

  “华哥,我心情不好,不开心。”

  “怎么啦?”

  “你都不上网看微博的么?”

  “我今天工作一天呢,中午看了看,你不是都去英国领事家里做客了么,穿的还挺帅的,有什么不开心的?”简华一头雾水。

  “不是这个事情啊,算了,不想说了。我就是想到咱们在一起这么久你都没有送过我什么东西呢,不开心。”

  “你手上带的那串链子不是咱俩一起买的么?还是我掏钱的呢,不能算我送你的?这么计较。”

  “也是哈,那回头我买礼物送你哈!”胡珂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带着的链子,不自觉笑道。

  “好啊。不过老胡,都快1点了,你还不快睡觉?我还有组照片要拍,要挂了啊!”

  “嗯,好的,华哥,我爱你!”

  “老胡,晚安,好梦!”

  “华哥,你就是我做不完的一场美梦!”【吃瓜群众纷纷表示是春梦!】

  挂了电话,胡珂看看手上的链子,又翻起了手机相册,终于找了一张能看清链子又不是那么显眼的照片,而且还蛮艺术的,发了条微博,暗搓搓的宣告自己的主权,咧着嘴做美梦去了。

  【吃瓜群众表示,你俩是我们穷极一生,做不完的一场梦】




做不完的一场梦(下)(h,ooc,慎入,豆腐坊首发搬文)

纯属yy,慎入慎入,不喜勿撕!

=========================


直接打码!!!!然后就事后了


简华醒过来的时候,估计是倒时差的原因,天还未亮,他动了动身子,感觉腰酸背痛,骨头都要散架了,身后那处更是钻心的疼痛,这一切都提醒他昨天的那场疯狂的性事。胡珂没在身边,不知是不是已经离开了,简华心里一阵酸楚,眼泪滑上脸颊。这时,开门声响起,他撑床坐起,转身看到胡珂端着餐盘从外面进来。看见简华起来了,胡珂赶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跑到床边。

  “华哥,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昨天做的太过分了,弄伤你了?对不起,我也不想的。”胡珂紧紧抱着坐在床上的简华,像小孩子一样承认着错误。“我只是一想着你要跟别人走了,不要我了,我就要发疯了。华哥,答应我,不要离开我。我现在这么努力的赚钱,就是想攒够钱能尽早跟你一起隐退,这样咱们就可以去做想做的事情,我们可以一起在世界各地旅游,在乡间买个房子安静的生活。如果你走了,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动力可以继续下去。”胡珂将头埋在简华的肩头带着哭腔不住的叙说着。

  简华掰着胡珂的肩膀,平视着他的眼睛,那熟悉的纯真的眼睛,泛着泪花,满是诚挚的爱意和期待,面对这样的眼睛简华满腹的言语都无法说出,只是轻轻的吐了一个“好”字。

  胡珂孩子般的从床上蹦起,瞬间欢快起来。“想着你昨天晚上就没吃饭,还没到早餐时间,我刚才去酒店前台弄了点吃的,快来吃吧!”

  简华翻身下床,踩地一阵剧痛,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好在胡珂拦腰抱住了他。

  “哎呀,我.......唉......我真该死。我去看看周围有没有药店买点药去。”胡珂脸通红的自责道。

  “别,别,我行李箱的医药包里有备药。”

  胡珂找到伤药,边帮简华身后处上药,边打趣道“怎么你希望我来么?药都备上了。”

  “少自作多情,这是以前的医药包,这药一直在里面,从来没有取出来而已。”

  胡珂瘪瘪嘴,看着简华被自己折腾的一身红紫的痕迹有些心疼,轻柔的给他青紫的手腕还有红肿的乳首抹着药,不住的在简华面前骂自己就是个混蛋。

  “行了行了,别叨叨了。收拾一下吃完饭你赶紧回去吧,我还要开工呢。”简华打断他,笑道。

  “你这身体行么?要不今天休息一天?”

  “没事,抹了药好多了,反正就是站那拍照,又不用剧烈运动,而且穿西装遮得严严实实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嗯,好吧,我今天就回国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不准不吃饭。”

  “好好,我知道了,胡妈妈!”

  吃饭中,简华起身去洗手间,胡珂眼尖的看到他手中的手机闪亮着。扒在洗手间房门上,胡珂听到马桶冲水的声音中简华软糯好听的声音低低的响起“阿姨,对不起,我做不到,我食言了!”胡珂突然想起几分钟前自己掐掉的妈妈的电话,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身体靠在墙上,眼泪抑制不住的汹涌而出。

  简华出了洗手间,突然被胡珂死死的抱住,反手搂住那抽动的肩膀,轻声道“怎么又哭了,三十多岁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胡珂抬头破涕为笑“还说我呢,不知道谁更爱哭鼻子,谁更像小孩子。”

  “好好好,我更像行了吧,快走吧,一会太晚了。”

  Metzingen的天刚大亮,胡珂驱车驶回斯图加特,简华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看着德国特有的阴沉的天空。

  前途也许永远迷茫未知,但请坚信,相爱的人最终会在一起。


做不完的一场梦(上)(h,ooc,慎入,豆腐坊首发搬文)

本文首发蜀山豆腐坊,搬文过来。

实在不好意思放这里,还是改个名字吧。

声明: ooc,黄暴,涉及真人纯属YY,慎入!慎入!慎入!不喜请点右上叉,勿撕!

========================================


简华入住了酒店,刚洗完澡,懒得吃饭了,穿着浴袍在房间里准备补觉,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心里一阵纳闷,这人生地不熟的,谁会晚上来敲门啊,估摸着是于红来叫他吃晚饭。低头打开门,刚开口询问:“于红,你......”就被门口一个黑色的身影一阵黑色旋风般推进门,并反手落锁。简华一阵心惊,正准备防卫,却看到卫衣兜帽下一双熟悉的眼睛正幽幽的盯着他。

  “老胡,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简华惊讶的问道。来人正是胡珂,一身黑色运动套装,巨大的帽子几乎遮住了半张脸,那双标致性的弯弯笑眼此时却充满了怒意和一丝忧伤。胡珂没有答话,突然抬起胳膊揪住简华浴衣的领口,将人猛地按在了旁边的墙上。

  胳膊肘顶着简华的胸膛,胡珂嘴里的酒气喷到简华脸上“我怎么就不能来?你是怕被女朋友捉奸呢?还是怕被我捉奸?”

  “老胡,你别这样。”简华被压的有些难受,伸手去掰胡珂的胳膊,却被胡珂另一只手死死的制住,捏的他手腕生疼。

  “我别怎样,我的爱人好端端突然就跟别人谈恋爱了,我居然是在新闻上看到的,你要我怎样?还突然跟我玩起消失,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我倒是想问问你要怎样?”胡珂酒有点上头,眼睛布满红艳的血丝,简华看着这双曾经温柔的眼睛,不忍的别过头去,胡珂火热的气息却依然直直的喷进他敏感的耳廓,一丝丝滑进他有些躁动的心里。“你要躲我到什么时候?明明要来德国工作,老袁让你顺道来参加婚礼,为什么不来?别跟我说什么狗屁电影发布会,那种发布会还不是就着你主演的时间,早几天晚几天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想着婚礼结束我就离开德国了?没想到我今天还在吧,我没跟他们一起走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给我个准话!”

  “老胡,你放开我,咱们好合好散。”简华扭着头茫然的看着酒店的落地窗,喃喃道,“你都看到了,我找女朋友了,我已经厌倦了咱们这种偷偷摸摸的关系,我也找到了自己心爱的人,咱们分开吧。”

  “分开?你说分就分,问过我的想法没有?”胡珂有些急躁了,冲着简华大声吼道,突然向前跨了一步,用自己的大长腿分开了简华浴衣下光裸的双腿,压在他胸膛的手挑开了简华的浴衣,向下猛然隔着内裤抓住了简华略微抬头的欲望。“你这都硬起来了,居然跟我说分手?”

  简华耳朵一下子红了,手挣脱了胡珂的钳制,一把推开胡珂。胡珂没想到简华突然发难,踉踉跄跄的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地毯上,只见简华未朝他看一眼,整了一下浴衣,绕过他向门口走去,边走边说“老胡,我不想说太绝情的话,你别让我为难,咱们分开了还能做朋友,不是么?你喝多了,快回去吧!”

  胡珂酒精轰的一下上了脑袋,想都没想,手一撑地,长腿一蹬,身子扑出去直接把简华面朝下扑倒在地,身体死死的压住简华挣扎的躯体,两手将他两只胳膊反扭到背后,一只大手牢牢钳住他细瘦的手腕,另一只手抽出简华浴衣腰带,紧紧的将他双手缚在了身后。


打码勿视!!